五年后的重逢

五年后的重逢 我在床上疲乏地发困,天蒙蒙亮,看不到多余的阳光。 匆忙地起床,匆忙地吃饭,搭上破旧的车子,来到沁后。 空空寂寂的,一个人也没有。早晨很冷清,那棵熟悉的榕树青着叶子,在风里欢迎我的回归。 五年了,今天是初中聚会。 我孤单地在这里等着记忆的现实化,远处一个黑色的人影渐渐接近,白色的T恤闪着淡淡的光芒. 如我所料又意外地,李政道是我之后第一个出现的人. 没有长高,没有苍桑,他的笑容依然俊朗,恍如初三. 我们彼此会心地笑笑,必要地寒暄,没有太多余的客套. (更多…)

继续阅读
李政道(三):斯文的扛霸子

三:斯文的扛霸子 在我看来,李政道长得极帅气,双手双脚都很修长发型很酷,眼睛又亮,鼻梁又有贵族的气息,我第一次看见他,就觉得他和古天乐的气质有共同点。但是,阿政哥和沁后“拳头打天下“的那些飞哥走得比较近。以至于我怀疑,当年班里不爱说话的部分女生是否认为他和黑道有染。当然,李政道举止斯文,一副书生相,这使我觉得假使他真的是黑社会,并且是扛霸子,扮演的一定是《古惑仔》里陈浩南那样的形象,不仅不可憎,还可能可亲可敬。 (更多…)

继续阅读
李政道(二):沁后中学未来唯一的希望

二:沁后中学未来唯一的希望 我们是初三五班的学生,在我们快毕业时,教我们历史个子不高皱纹很多说话极粗的历史老师在批评我们时不止一次地说:“你们可是全校最好的班级啊!初三五班!最好的。。。。。。”当她不断呐喊这段话时,有人很调皮地重复,喊:“这就是最好的班级啊!”然后我听见全班人都在笑,这笑还含着克制,并且意味深长。 (更多…)

继续阅读
李政道(一):划船

一:划船 我和李政道相识于七年前,那时我十四岁。我和他最早的认识是从扳手腕开始的,结果我记得很清楚:我们和了。整个初一,我,蔡群海,他,经常一齐打乒乓球,此外,我们还和蔡更新玩过“真人对打”,其间还下过几盘象棋。 (更多…)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