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巴历险记(二)

刚才在买票的时候,有一个人似乎还在砍价,看来并不顺利,我刚到,付钱的时候对方问我给的价格,我说230,那个人一看,马上说,我也要230,卖票的人无奈,只好说,也给你230吧,他进一步说,我没到福州,就到惠安,算210吧。售票员不干了,说是同一辆车,每个位置都是一样的价。看不可能在讲了,他试图拉拢同伴,就和我搭讪,问说你也去福州吗,我点了点头,冷淡地回答了句:嗯。一会儿,他似乎又对我说了句什么,似乎是什么时候上车的事,我没有理会,独自坐得远远的,我的判断里,这是一个喜欢依赖别人的人,对这种人,我一向避而远之,更何况......

继续阅读
大巴历险记(一)

在天河客运站候车,晚上坐一夜的车,回福州。 广州正规的售价好贵,320,好些打折的机票,也才这个价,可惜现在是五一,感叹广州一切的消费不起,我联系了一部私人的车,230,说开车下午5:40,现在已误点半个多小时了,仍未见到车子的踪迹。 (更多…)

继续阅读
算命先生

走在大街上,我似乎毫无目的,一个算命的摊子引起了我的注意。 算命先生络腮胡子,眼睛很机灵,年纪约莫四十,果然是不惑之年,适合算命,个子颇高,白衬衫,黑长裤,一把小板凳,左手一个小本子,右手拿一铅笔。有椅子并不坐,目光随时扫视行人。 有一年轻女子,母亲陪同,正在向不惑先生请教。我深感好奇,特地折回,想现场体验算命的高深,近了,他们三人对我侧目而视,还好不是怒目。我假装无辜,心里想着:今天倒要看看,这葫芦里头,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更多…)

继续阅读
流花公园

今天下午,抓着点空隙,我又去了一趟流花公园。 一进门,首先吸引住我的,是一棵枝叶庞大的树,这大概是我见过的最有特色的树,它有着像榕树一样长长的根须,然后,有几根特别长的根须碰到了地面,并没有枯萎,而是化成了树干,有碗口粗,成了似乎独立的一棵小树,却又和原来的母树连在一起,彼此分享营养,又像一根结实的支架撑着大树的树干,使其不易折断;就这样,一根根粗壮的根须围着整棵大树,好似一片小小的森林,占着好大一片圆形天地,我不由想起那句:独立成林,繁华而孤独。觉得它真的很了不起。 (更多…)

继续阅读
外国人
便利店趣事
寻路
广州女孩
广州印象(一)
在车上(一)
去广州(二)
去广州(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