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足球队(二)

初一暑假,大家无聊,我们三人小聚会,最后决议这个暑假去补课,主要任务是:玩看漫画。
在我们嬉笑怒骂的补课期间,万里不期地看到了一本足球漫画,于是我们开始踢球。
刚开始时,不见得我们很认真,我们随便玩玩而已。补课结束,他们便没有再踢了。而我,因为有保留球的职责,则常检查一下皮球,空闲时候常常拿出来带一带。

初二下,对于我,是一个比较重要的时期。在初二上结束了那次班级足球三队赛后,我便开始筹划组建足球队,而足球队的正式成立时期,刚好是初二下。
最初的球队队员是仅有六个人,这六个人,也可以说,是我初中时代最要好的朋友,除了我的那两位伙伴和庆春,另外的智航,群峰都是因为我而逆着自己的想法而踢球。
智航很讲义气,后来,也就是高中,我们两个继续保持着这份友谊,彼此很信任。
就像人生一样,一个人最难忘记的,恐怕就是他的童年和少年,足球也如此。我现在还记得最初的那几场比赛。
我们那时候的6个人,一组是以智平为核心的山猫队,另一组就是我的闪电队。山猫队可谓是一流人才云集,后来的队长蔡智平担任前锋杀手,是个令人眼见心寒的恐怖角色;后来的超级守门员万里这时期在锋线,中场活跃扮演影子杀手。后来的核心后卫庆春则一开始便显出了他优秀的的防守能力,他那时是是唯一能接住我球的守门员,当时便开始担任后卫这个角色,并且确实如铜墙铁壁。
他们三人同一班,臭味相投。
我们这一组也是很有味道很有味道的。我是后来的核心球员,当时是前锋;智航是后来队里的三前锋之一,当时也担任前锋,不过常常回防;群峰也是未来的一名重要后卫,也是一开始就担任。
在组建球队之前,群峰本来是我最器重的一个人物,他后来的表现也相当不错,然而,这份友情到了后来则让我有些迷惑,因为我觉得这份友情不够义气。
就是这样的6个人,在初二下期末前一个月组建,每周一个下午的比赛.平时早上大家会稀稀拉拉的出来晨跑,大家在略带夜色的清晨,在蒙蒙的雾中,一边跑一边笑,庆春这时则显得很兴奋。
黄庆春是个很不一样的人物。
我早期和智平,万里一起读书时,庆春也和我同一班,那时咱书读得不差,保持班里第四,而庆春则为第二,然而他似乎挺满足,因此当时第一名彭慧凯位置很安稳。
不过,这应该更像一种氛围和传统,大家一旦确认了自己的位置,便心满意足,很少像现在争名次,刻意追求好成绩。
后来初中入学考试庆春出乎意料只考了一百五十几(当时总分200),从那时候起,他的光辉历史,便宣告被暂停,此后一直很空虚很不上进地生活。
现在,这位大人才进入了我们的足球队,并且在里面找到了他生命中还在流动的不放弃。
我组建这支球队,所选的六个人,除了群峰,其他几个,都是很有故事很有故事的人,然而这一下子是说不完的。
我们开始踢球。
当时的情况很有意思,譬如我们组开球,群峰就像女孩子一样,藏在家里不肯出来,于是我带球,智平气势汹汹一脸杀气飞奔过来,我轻轻一推,球到了智航脚下,防守智航的万里,可不是软骨头,死缠烂打,于是智航回传,蔡智平以惊人的速度让人目瞪口呆地截住球,然后直接送进球门。
这是当时山猫队主要的进球手段。
队长蔡智平。
我总觉得,一样东西要光辉,总要有东西映衬。
譬如我和蔡智平。
我可以传球,也可以带球,智平会犹豫,会迟疑,我则开始做动作,遇上万里也一样,就这样我过掉他们三人,或者过二人传给智航,然后我们组进球。
从开始,便预示着一种未来。
整体和个人。
团结和英雄。
这个时期,我们三伙伴特别团结,像小时候一样,不过,这时情况略有变化,我们三人成了队友,成了要好的朋友,而不再是三人帮。
我们三人常常一起踢球,训练,三人还常臭味相投地在智平家兴高采烈地打游戏,津津有味地看漫画。
后来,初二结束,初三开始,我们的球队开始添如新成员,人数渐渐达到十二人。
有时候,我们也就把我们当初的6人分成同一队,那样子打起的比赛(只一场)简直是令人兴奋和激动。我,智平,万里三人流畅的配合,飞快的带球,三人都玩过人,上演帽子戏法,用各种方式射门,用大力抽射,用膝盖过人,凌空抽射,中场的蔡智航,后卫黄庆春频频插上,打地他们措手不及。现在回想起来,真是畅快淋漓,只想大喊痛快。
在这种惨状之下,我们后来的成员则坚决抗拒,誓不从命,我们也只好作罢,这实在太可惜了。不过,这一场比赛可说是初中最精彩的一场,而且打地很快乐。
后来,我受伤,不停地受伤,被迫不能上场,我的斗志,精神,心灵,出现了灾难性的腐蚀,我很难得地上场,脚伤使我完全无法发挥水平,在这种情况下,我迅速退步。
那以后,我再没能像以前那么厉害了。那个训练时留下的脚伤,到现在还未好。
队里的平川开始和我闹情绪,群峰开始不参加比赛。
这大概是,初三下刚开始的情况。
我们在后来,还带队到七中去比赛,打胜了,3:1,然而却引起了打架。
后来,我们5个人(除了群峰),到七中,对他们12人,2:2,打平。
最后一场比赛,也是充满伤痕的一场比赛,作为核心的我,几乎浪费了三个必进之球,同时多次被对方抢断,比赛快结束,我们还是以0:1落后,我糟糕的表现让所有人彻底失望,最后队长智平连过三人,然后面对门前一大堆人把球带进了球门。
那恐怕,也是我初中的最后一场比赛,我在那以后一直到中考,几乎都未踢球,三星期以后,我们就参加了中考。这期间的比赛全部由山猫的成员负责,而我们闪电全部休战。
中考是一个令人痛苦的回忆。
我们的目光很焦急,很惊慌失措,我们的眼神很陌生,大家各自地持各自的想法,中考的眼神很哀伤,从此这哀伤伴随着我们。
那三天过得很快很快,最后一科考完,我有些难过地对智平说:我大概只能去四中了。
他很淡然。
我觉得那天风很大。
于是一切落幕。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初中:足球队(二)

© 2010-2018 all rights reserved.